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孩子的dna鉴定结果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生下孩子,我替你抚养。”

    呵呵,唐萱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:“我们一个两个还真是自以为是,我生的孩子,凭什么要外人抚养?!”

    “那就带着你的孩子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该滚的是你!一个下不了蛋的母鸡,还占着窝不下蛋,有你这么不知羞耻的人吗?你是不是非要看到上官家断了香火你才满意?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不知羞耻?利用卑鄙的手段怀了人家的孩子,现在还好意思炫耀,你果然跟你妈是一样的货色,像你们这种基因,根本就不适合怀孕,因为生出来的孩子长大会也只会破坏别人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唐萱被她犀利的语言激怒了,突然冷笑一声:“我就是卑鄙,你怎么样?你知道我是怎么怀上这个孩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想说怎么办?我告诉你啊,那一晚,你老公的果汁里有两种药,一种是安眠药,一种是催|情药,原本我只想放这一种药,可又担心他对你忠贞的意志力太过顽强,才为了保险起见又添加了安眠药,而我自己这一个月来也一直在吃促排卵的药物,所以,我很轻松的就怀上了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的脸色苍白了下来,即使已经涂了胭脂,却也掩饰不了那份苍白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也一直在吃药,真是遗憾啊,同样是吃药,怎么有的人就不能尽如人意呢……”

    唐萱极尽语言挖苦,直往司徒雅的痛楚上戳,司徒雅的心在滴血,却还是坦然的还击:“人要脸树要皮,你知道你现在这副样子像什么吗?就像一个卖笑的妓女在跟男人睡过后,得意的炫耀自己的技术有多高明!”

    哗啦一声,唐萱把面前的半杯红酒泼到了司徒雅脸上,嘲讽的笑:“你不是说不该有的野心不要有吗?我这不是在炫耀我的技术,而是在向你展示我的野心,现在,你应该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野心了吧?”

    司徒雅愤怒了,她的自尊已经被面前的女人践踏的一无是处,她扑到唐萱面前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歇斯底里的咆哮:“我掐死你!!”

    “你掐啊,我告诉你,我怀的可是男孩,你掐死我的话就等于掐断了上官家的香火,你公婆不会原谅你,上官驰更不会原谅你!因为你掐死的是他的孩子!”

    泪水从司徒雅的眼眶里涌了出来,她缓缓的松开了掐在唐萱脖子上的手,像个活死人一样转身朝包厢的门走去,她是多么想要坚持到最后,可是现在,她好像有点坚持不了了。

    心好痛,痛的快要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唐萱疾步上前拦住她:“这样就想走了吗?那我刚才不是白让你欺负了?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了司徒雅的脸上,她缓缓抬起头,目光冰冷的望着面前的女人,没有还有还手,只是默默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身体已经空虚了,没有一点力气,最后的一点力气只能支撑着她走出会所的大门,倘若她把这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了还那一记屈辱的耳光,她要怎么样,才能走出这地狱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心,伤了,心,累了,比以往的每一次,都要累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厚着脸皮赖在上官驰身边,如果你不想让我的孩子出生后没有爸爸的话!”

    唐萱冲着她虚弱的背影,大声的警告。

    司徒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,她似乎走了很长时间,从会所出来的时候,太阳还照在她的头顶,可是回到家的时候,天却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上楼,上官驰还没有回来,她坐在沙发上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,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咚咚——

    门外传来婆婆的声音:“小雅,你在吗?”

    她迅速擦干眼角的泪痕,踉跄着过去开门,“妈,有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手里似乎拿了什么东西,背在身后,目光闪烁的点头:“恩,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关了门,问婆婆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夫人挣扎了片刻,内疚的说:“是关于唐萱的事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头一阵爆炸的疼,这个时候,哪怕是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,都让她觉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唐萱肚子里怀的是男孩,你也知道,那个孩子对我们家真的很重要,虽然,我们一点也不喜欢她,虽然,我也知道跟你说这样的话有很过分,可我还是想请求你,能不能暂时跟驰假离婚,只要一年,一年后等唐萱把孩子生下来,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们复婚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雅木然的抬起头,不敢置信的望着婆婆,不敢置信这些话是从疼爱她的婆婆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雅,对不起,不到万不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